耐熱‧耐煩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耐熱的人。

應該是天性敏感吧,當然皮膚也不例外。所以只要稍微濕氣重或悶熱,身心都會大受影響。

其實不管天熱天冷,從小,我就是不耐煩的。愛抱怨就不用多說,情緒一來,動不動就垮著一張臉。還好,平日沒事就愛笑(小學畢業紀念冊上被寫最多的就是這句),所以人際上沒受到太大挫折。

時至今日仍是不耐熱,儘管荷爾蒙隨著年紀漸長穩了些,然皮膚狀況依舊沒少(直到跟隨好友參加路跑,索性讓汗流個徹底後,才有所改觀)。

發燙的豔陽天,尤其午後雷陣雨沒降下前,按理說內心當隨之發燒。妙的是,我不太抱怨耶。特別是在趕稿或寫部落格時,再熱也沒問題(通風即可)。就算出了滿身汗,我居然還會起身去泡壺熱茶。伸伸懶腰,繞繞脖子後,再邊喝邊敲鍵盤。

 

想起小時候只要得跟著外出踏青,就嚷著「熱死了,幹嘛要走路?」現在的我,居然會享受流汗地走進山林。莫非我已從追求快樂的奴隸,進階當起滿足的主人了?

人說心靜自然涼,我從來不信(明明就很熱),但專心可耐熱,倒是親身經歷了。專心寫作,專心走路,這個夏天留在台北,恣意地以家為基地,隨著日子的節奏,過活。不知不覺中,夏至已過(小暑大暑比照辦理)。原來耐熱,就會漸漸耐煩。

 

八月了,暑假還剩一個月。

整個七月最大的進步:我想,就是可以待在悶熱的天候中,讓心先安頓(專注地回到呼吸)。身子的難過,好像也就可以承受了。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對向來一熱就煩躁的我來說!

如果您也想「滿足」一下,不妨回顧自己在這段日子的進步(只要撐過來了,必有可取之處)。看見自己的進步,心會滿足,日子就更過得下去。

 

假如你想快樂一小時,就去睡個午覺;假如你想快樂一整天,就去釣魚;假如你想快樂一個月,就去結婚;假如你想快樂一整年,需要繼承一筆遺產;假如你想快樂一輩子,用心去關懷他人……

——Seligman《真實的快樂》

 

這個酷暑,就在寫書、走路或跑步,還有沖涼中,慢慢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