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上對方難以溝通

「是誰說人就該不斷的前進?人也有往下走的時候,而即使在這種時候,也會發現許多事物。」這是一位學生告訴我的,說是譯自涉谷昂(關西傑尼斯成員之一)講過的話。但他不知道的是,後來我在與人溝通碰上困境時,就會想起這話。

會說個不停,其實是想讓自己心安

除了待在診間晤談,有時我也受邀到機關行號分享專業,其中又以「高EQ的溝通技巧」等課程的需求最大。

有回收到在某知名企業任職人資部的學妹邀約,她在電子郵件中反覆強調:「主管對這場『溝通技巧』的演講超級重視,可是參加的同仁卻對公司老排這類課程不以為然,學長你可不可以準備些有趣的小活動呢?」

連著三天不停被「叮嚀」,終於忍不住回信:「其實請人談『溝通』這類主題,根本就是陷阱啊!人跟人哪那麼容易溝通?遇上對方心情好,不溝也通,萬一對方剛好『奇檬子』不爽,那『用力溝』的結果,往往會『更加不通』呢。」

信才寄出,立刻引來線上一陣急叩:「不行啦!學長,你這門課不能這樣講啦!」

「嗯,我知道啦!我會視情形搞個小活動的。」看來還是先妥協才好下線。

「不是啦,學長,雖然還沒聽過你講課,可是我對你很有信心。」

一邊看學妹訊息一邊屈指一算,這是兩天來第三遍見她寫著「對我有信心」之類的話。然而,若從詮釋語言學的角度來看,同樣的話得重複說個不停,根本就是在逼她自己「心安」啊。

對方若不肯聽,心便再掀波瀾

會這般拚了命也要繼續「溝通」,其實不能怪學妹。因為夾在主管與同仁間的職務,一旦碰上雙方各有立場,往往順了姑意就逆了嫂意。加上從小所受的教育盡是「得把問題溝通解決,才能放鬆幸福」,於是腦筋便不自覺的掉進得「用力溝」的迴路,一不留意,便鑽進「此路不通」的死胡同。殊不知,「對的事情,盡力做」,才是通往心安的王道。

安心之後,即便彼此暫時無法溝通,問題往往也沒有想像中可怕;安心之後,腦袋甚至可以開始評估,處在目前的僵局下,還能做些什麼來微微突破呢?

記得在網路上曾讀過這麼一則趣聞:有兩個人跟著老和尚修行,這兩個人都是菸癮很大的老菸槍,打坐時間一長,菸癮犯了便覺得痛苦。第一個人決定跟老和尚商量,他問:「請問打坐的時候可以抽菸嗎?」師父二話不說就把他痛罵一頓,然後轟了出來。第二個人不死心,接著進去跟老和尚商量,沒過多久就笑咪咪的走出來,大搖大擺抽起菸來。第一個人感到奇怪,為什麼老和尚這麼偏心,把我臭罵一頓,卻讓他抽菸?於是問第二個人到底跟老和尚說了什麼?

第二個人回答:「我只是問老和尚,抽菸的時候可以打坐嗎?」老和尚聽了大受感動,認為他即使抽菸也不忘打坐,果然孺子可教。

這故事告訴我們什麼?怎麼說,比說什麼重要。

對方要的,只是感覺受到重視

關於「怎麼說」,在「神經語言學」(NLP)中,是這麼建議的:

首先得發現:兩造之所以會堅不配合,乃因接受不了對方所提出的期待。所以任一方再怎麼耍狠嘶吼,最多也只會使對方因恐懼而有表面上的「配合」。更糟糕的是,對方還會全力找機會落跑,甚至在背地裡偷偷搞破壞。

何不試著猜猜對方內心又是怎麼期待著?如果自己仍有籌碼可以滿足對方部分的期待時,要不要乾脆交換回一些自己原本談不成的呢?

也許在想達成不帶欺瞞的真正溝通前,得先認清「無法由誰全贏」的事實。讓其換到部分所想的,對方在受重視之餘,胸襟也比較打得開。換言之,溝通能否破冰,端視可不可以準確聽出對方所在意的點。看似退讓一步的妥協,其實具有突破雙輸僵局的智慧力量!

在人際互動中,可以依下列方式練習:碰上難以溝通時,先跟自己說:「人跟人不能溝通很正常,不是問題。」然後評估下回互動時,可以怎麼說:對方內心的期待是什麼?我能釋出哪些籌碼讓他有被重視的感覺呢?不論對方後來有沒有善意回應,至少已讓自己晉升至將「對的事情,盡力做」的無愧人生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