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上海

一起討論理財的夥伴透露將隨家人移居上海,預備朝人生下一站出發的他,有如遠足前小學生的雀躍期待。無巧不巧,當天下一站的行程正是要跟OO國小六年級學生分享「記得國小畢業時」。

望著台下這群同樣準備前往人生「下一站」的青春臉龐,頓時感覺到:縱然「未知」令人忐忑,但能有「下一站」不確定的「風景」等候探索,不啻多了段「心跳加快」的享受啊!

決定開場便接連二問:「下一站確認是XX國中的同學請舉手好嗎?」「嗯,那其他同學知道自己要往哪兒去嗎?」待抓住他們注意力後,順勢念出日前調查該校畢業生對國中生活的好奇與擔心:「營養午餐好吃嗎?」「福利社都賣啥?」「會不會有髮禁?」「對男女交往管很嚴嗎?」「考試多不多?」「有泳池嗎?」….。見他們在聽聞自己同學各式各樣的提問時都笑個不停,我想是可導入真正要講的主題了。

「猶記小時候天熱,家裡卻多半只開電扇。長輩還一本正經道:將來要想吹到冷氣,現在就要把書讀好,因為能進好單位就整天有空調;國中老師更加碼強調:考進好高中才能上好大學,從好大學畢業後方有機會找好工作…。」講著講著,幾乎灰白的國中記憶突然冒了出來。

國小畢業方搬家進市中心,還處於傻傻分不清為何明明搭同一路公車卻有時會過站不停而遲到時(原來有「區間車」跟「直達車」之分),母親早已想方設法將我安排至口碑一流的超級好班。

每天有考不完的試自不在話下,印象最深是國二讀不到一半,可能是因班上成績退步吧,帥氣又有衝勁的班導立馬刻出「靜」「淨」「競」「勁」四塊保力龍,並高高掛到黑板上方國父遺像兩旁。之後的每節課,每當班長於任課老師走上講台時高喊「起立,敬禮」後,全班就得一起吶喊「靜~ 淨~ 競~ 勁~」,然後鞠躬講「老師好」才坐下。

「沒錯,自此我就把考高分當成國中最重要的事。後來在醫院工作時,的確有溫度舒適的空調。」思緒突然跳到「早知乾脆生病住院就可天天享受空調」而頓了一下。

「但如果能讓我再一次回到國中,我想我會建議自己別太在意考幾分,重點要盡力把不會的題目搞懂。因為能將原本不清楚的觀念弄通,享受那『突破自己變更強』的感覺真的不賴!」為了增加說服力,我略帶誇張地加碼論述「為何不必非得考高分呢?因為現在就算考上頂尖大學,很多人念到畢業的起薪也才兩萬出頭!這也怪不了誰,誰叫大陸加印度每年有那麼多大學生畢業。試想如果你是大老闆,有月薪兩萬不到的名校畢業生可聘,為何非得錄用台灣兩萬多的大學生呢?」不確定台下一片安靜是因心情沈重還是話題太嚴肅,我改以俏皮語氣說「可是如果老闆發覺你是那種具有『遇上不會就想學』的心態時,別說台北上海了,就算是倫敦紐約也會來挖這樣的人才吧!」

沒有之前曾錯過,何來現在懂珍惜

大概是不想這群孩子跟我當年一樣,讓國中三年生活淪為拼進高中的唯一重點。於是又提了幾點如果有機會重返國中會修正的事:「對朋友不急著深交,但對各路同學都試著至少有『點頭之交』。無論成績好的,或是好動不讀書的,甚至在班上耍自閉的,都可以試著認識看看。當然,默契好或聊得來的不妨就多珍惜,一輩子的老友知己,說不定就在其中。」

「要是碰上同學朋友都沒空,不妨培養一兩種可以自得其樂的興趣!既可打發時間,說不定還能成為自己的專長(某某達人)。特別在心情不好時要練習找到值得信任的對象說話,就算找不著活人,跟心中偶像甚至家裡的貓狗魚說點什麼都好。」不清楚台下孩子能吸收多少,畢竟這些都是在我經歷很多事之後才漸漸體會的。

「有沒有同學可以幫忙歸納心理師方才說的重點呢?這邊有小禮物喔!」結果現場還真有好幾位同學舉手捧場。

雖然不知人生後頭還有「哪一站」在等我,但今天在OO國小這一站的「景色」,讓我見證了「穿越時空」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