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自己的美好擦肩而過

「如果有人覺得舉手提問會不好意思,那也可以把想討論的題目寫在紙上,傳到心理師這邊,不用署名。」這是講課告一段落後我必說的台詞。

面對整場百來位的科技新貴,心理師很想藉由這堂紓壓課,讓他們能在既有料又有趣的氛圍中,學習「幫自己開心」。

害羞男士求解藥

如何給出妙答案

什麼「帕夫洛夫的狗」啦(制約學習),什麼「雪耶的老鼠」啦(習得無助),還有佛洛伊德的「童年經驗決定論」……都是課堂上必端的菜。為了讓大家聽得入神,一些心理師聽過或接觸過的經典案例更是不可少:感應得到外星人的末世論者、老是發功替心理師治病的大師,還有能預報大樂透明牌的數字達人……其實一堂紓壓課有效與否的關鍵,就在所講述的故事能否吸引學員專心聆聽。當一個人的注意力得以在不知不覺中順利轉移的話,即可暫時忘卻原本纏身的困擾。

不過整堂課最能令心理師腦袋擦出火花的時刻,是與學員的問答對話。特別是遇上沒被問過的題目時,心理師就得憑臨場反應,完全即興地演出……

「請問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害羞的我變大方嗎?(因為這堂課有我欣賞的女生,但是我不知該怎樣跟她進一步交朋友)」紙條最下面還畫了一個吐舌頭表情「」。

朗聲念出這張提問後,忍不住問道:「這張是誰寫的啊?剛剛上課可能沒專心喔!」聽到現場很多學員忍不住竊笑著,心理師放眼一望,發現會場最後方有個大男孩將頭縮得老低,整個人就差沒鑽進地底。

「這題恐怕是沒辦法幫啦,還記得剛剛上課有提到喔,性格六歲左右就差不多定型了……」只見他一臉沮喪。我的心頭猛然一驚,這堂課不正是要幫大家紓壓嗎?怎麼還讓他壓力更大。而且這樣令人沮喪的答覆,等會兒學員們課後評比的得分,恐怕也不樂觀。

老公要選哪一種

投票結果一面倒

腦筋一轉,心理師決定讓這害羞的男生知道他所不知的真相:「請問在座的女生們,如果讓妳們選老公,妳會選一位伶牙利嘴,舌粲蓮花,逢人說人話,見鬼講鬼話的天生演辯家?還是會選一位木訥內向,害羞保守,講一句謊話就臉紅的呆呆老實人呢?」

現場僅有的二十三位女性同胞(無論已婚未婚)被心理師半逼著舉手表態,結果是四比十九。

後來那位大男生就開心地笑了。

其實心理師是經過盤算後才冒險出題的:會被害羞男所欣賞的女生應該仍屬單身,而遇上選老公這檔事時,多數女性則會想選忠厚型吧。

事後調查驗證:四位選擇口才好對象的女性中,有三位是已婚,另一位也有男友了,她們口徑一致地說自己老公或男友就是屬於第二類,所以心想不如選個嘴巴甜的來過過乾癮。而選第二類的十九位中,則有十二位仍是單身,其中一位正是那位害羞男所欣賞的她。

人們常常只想著追求自己缺少的理想特質,即便會因而渾身受傷,也要完成難以達到的改變。殊不知最優的專長,往往就在自己身上。就少轉了那麼一個念頭,就差了那麼一點用心,我們便跟自己的美好,擦肩而過。

如果上頭的故事能讓各位看官的腦袋暫時專注於此的話,那麼閱讀本篇文章也就達到了紓壓的效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