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不急著和好

其實越是沒那麼在意的關係,就越容易做到「不急著和好」。然若身處異鄉,尤其心裡十分不願「這段美好」就此逝去,那麼欲成就這「不急」二字,可就著實難熬。

話說與主任和學生一起商訂出這趟「不走回頭路」的西藏行,可算是連六季結伴小旅遊後的重大延伸。未料巧遇強颱「尼伯特」造訪,三人臨時決議提前一日,趁天未明便急奔機場排隊候補(打算跟人在澳門也準備同行的學生女友會合)。隔日得知桃園機場宣布停飛時,我們相視而笑著;更強運的是,能趕在暴雨狂淹成都雙流機場前一刻,得幸搶飛西藏林芝。

當秀麗大景就這麼「順利」地端至眼前,忍不住嘆道:人生怎麼可以這麼美好?居然能在連串無常的夾縫間,跟著忘年知交同闖這塊離天空最近的地方。猶記在拉車趕路頭幾天,沿途所見讓我們彷彿默契十足地接力發出「哇~」「哇~」「哇~」,不二話便各自狂按起快門。

只是隨著路況日艱,抑或加上一直處於氧氣不足吧,終於讓累積逾二十年的革命情誼有了變化。明明聽過「想讓情侶分手,就要他們結婚;想要老友翻臉,就讓他們旅行。」,但還是不太相信這景況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其實沿途多少有些小小抱怨,但超懂安撫師長的學生,總能使氣氛轉危為安。即便,決定不顧車況一路挺進獅泉河;甚至,熬過勇闖藏北無人區的「顧路」與迷航。怎知,不過在經歷多日難眠的某晚六點,好不容易有機會準時入住客棧,卻因導遊普瓊(西藏姓名)一時疏忽,忘了跟旅棧confirm,讓預定的房間因為印度阿三包場而遭取消。得此「噩耗」同時,我突然感覺胸口一股怨氣悶燒,恰巧車子又碰上個大窟窿,就在後腦直接彈撞車頂之際破口怒嗆「我靠,那半夜到了日喀則,萬一又碰上什麼人包場呢?」,當下全車靜默好一陣子。後來連那多次強調自己領有英語導遊證的好脾氣導遊,也忍不住搖下車窗,對漆黑一片的外頭連續喊了幾次s開頭的英文單字。

也許是兇了人心虛,也想讓心念轉移,就跟主任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起來,只是隱約覺得換學生悶住不吭聲了。還好再怎麼不開心,一行人也總算在夜半抵達日喀則,拗不過主任執意要用晚餐…。唉,我們三人這麼多年的好交情,終究在用餐時破裂。場面是有些難堪,喔,其實程度還真有些劇烈。點的菜幾乎沒動,連小攤老闆與老闆娘在旁邊都看傻了眼。

無人可打圓場,只能各走各的。等主任回到寢室,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我們到底說錯了什麼?
我想是因為這孩子很期望讓我們可以有趟開開心心的旅行吧。語畢,主任與我又各自陷入沈默。

 

莫非我們人生的奇妙交會,竟在日喀則劃上句點?

彼此間隔十多歲的三個生命,究竟是從什麼時候出現交集?

反正是睡不著了(好不容易適應高原反應說),索性讓思緒飄回1997。

 

「這位是本學期新加入的年輕生力軍,讓我們一起歡迎,柯書林心理師~」印象中是在校務主管會議上被校長點名。嗯,我應該沒記錯,「零零七」主任朝我瞄了半秒,還使了個很殺的眼神,彷彿透露:年紀輕輕又沒校園服務經驗,行嗎?

一年不到,感覺主任看我的表情,變了。多年後還親自跟我說「你雖年輕,但功力不錯。」在與主任共事的這段時間,學生「小王子」,算是我們共同的不捨。

我記得就在禮堂分享「如何當老大」的「短」講結束後(開講五分鐘不到,因雨打在鐵皮屋太大聲而中斷),這個十四歲的孩子,直接跑來問「又想玩又想讀書,但時間不夠,怎麼辦?」我才稱說這真是個值得深思的好問題,沒想到隔兩天他就跑來說「我決定先玩一陣子再回頭唸書,免得人生萬一有什麼三長兩短…。」結果,他便為自己開啟了一段不算短的多舛青春。

 

這麼多年的好交情,怎會相處不到一個月竟演變至此?

最後幾天的還要一起搭高原火車往青海嗎?

也罷,就這麼思緒跳躍地半睡半醒著。大概是這趟「不走回頭路」的旅行讓身子太累,而心裡也真的是不知如何是好,索性就不去敲門說分明了。怎知,恰好成就了「不急於和好」。

要知道,急於和好的心,格外敏感且十分脆弱。何況才剛鬧不愉快的對方肯定狀況正差,當下想繼續對話,往往做實了「自己果然不再為對方接受」之感。在黯然神傷時,更容易決定:既然求好心切反吞苦果,念頭一轉不如揮刀兩斷。

 

做人真的好難,有時候,真想給他一直睡下去。結果,整夜什麼意外也沒發生,既然醒了就只能面對。往旅館大廳走去時,猶在擔心見面的尷尬,不料學生竟朝我揮手。揉了揉眼睛,確定一下是昨晚大翻臉的那個孩子沒錯啊!

「老師你們睡得好嗎?」語氣懇切地關懷,微帶稚氣的表情也一如往常,根本跟昨深夜情節不連戲啊!

「還可以啦。」學生都給台階了怎可不快下,沒睡好也要笑著說ok啊!

「我們可是整晚沒睡…」突然把聲音壓得低低的。

心想這孩子總算有在反省,知道自己脾氣有點圈圈叉叉。正想安慰他別把事情放在心上時,他竟嘟囊道「我們房裡有『東西』…」原來昨夜他們的房間,鬧鬼。

後來在車上,除了「小王子」女友因為餘悸猶存而呈現靜默。我們三人則話沒停過。喔,是鬼話連篇沒停過,至於什麼見面尷尬,一點也沒。

 

原來人生的關係交情如流水,永遠會有起起伏伏。除了盡力珍惜,更要練習「不執著非要時時開心」,大概就是這趟旅行給我的領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