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更好的自己

也許是在鋪陳話術的搧動力變強,亦或許是外頭天寒地凍吧。坐在心理師對面的靈魂,臉上的妝容易多了淚花。

「依慣例,這項日漸縮水的福利,是大家照排照輪的。」

「我已經幾年都沒拿,同事都說今年該輪我,我其實拿不拿都沒差啦,只是代理主管一見到公文傳給我,就朗聲強調這項福利該給年度有績效表現者才是⋯(風吹)」

「二話不說,我立刻把公文傳給別人⋯為什麼別人領時都沒規沒訂⋯(起念)」

「每逢年關我的運就特別差,老師你還記不記得前年跟去年都是(兩次都到鬼門關前走一趟)。今年看來也是,除了被人瞧不起(入戲),這兩週還連摔了三跤。現在每天上班的心情都很差⋯」

「後來那福利被代理主管自己領了,原來是他自己想要。幹嘛不明講…」

心理師靜靜聽了近十分鐘,暗自歸納出了一道口訣:風吹→起念→入戲

其實,心理師自己也很擅長。往往因朋友一句話、同事一個表情,腦子就會高速地自行解讀,然後逕行推論「對方是想⋯」「既然對方不重視我,那我又何必⋯」一股乾脆自我消失的悲楚在胸口漫開⋯

「你小時候的頭可能有撞過,有條神經被撞歪了,所以特別特別容易敏感。因為,我也有這種狀況。」心理師正經八百地回應。

「咦,好像是耶!」沒想到一擊就中。

「所以囉,這已經沒辦法改了。只能留意著,每次悲情酸楚湧現的當下,不妨小聲跟自己說:神經系統又開演了,可觀看,但別入戲太深

「嗯⋯」一副似懂非懂貌。

「其實這也是提醒我自己啦!然後就練個深呼吸吧!」

歲末年初,很多人習慣會回顧省思過去一年,甚至規劃人生下一階段的目標。當然也有人覺得目前工作不適合自己,想轉換跑道。其中還有不少人因為決定難下而陷入愁煩。

什麼是「對的決定」?「萬一達不成呢?」「可是留退路,會不會表示自己決心不夠?」

面對這些提問,心理師並沒法子給出什麼意見。心理師只知道:要成為更好的自己,至少讓自己繼續有力量向著光行

所以,盡力努力著配置自己的資產(光陰):練習安排生活,安頓身心
工作,是生活的一部份,當然重要。不過心理師最最關切的還是,「從中」有哪些可以有益於「成為更好的自己」?而「之外」還有什麼事情可以「讓自己繼續有力量向著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