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自己不能

「學生在班上犯了錯,當然要寫聯絡簿通知,讓家長加以管教啊!」眼見導師講得義正辭嚴,心理師想到了自己當年硬是要去「吉旺」家中進行家訪的故事(參見<心理師的眼睛>「找不到班級的學生」)。

「這孩子真的有夠愛鬧,還不止是天天鬧,簡直堂堂都在鬧!而他家長竟說是學校將他孩子邊緣化,還撥1999告老師…」雷同的故事聽得多了,劇情進展已在預料之中。

孩子犯錯,老師寫聯絡本,家長來學校替孩子辯解;孩子在該老師面前變本加厲地犯錯,老師再寫聯絡本,家長找老師直接抗議。過不多久…,孩子無法無天,老師不寫聯絡本了,索性設法將孩子隔離,家長聽聞後,直奔校長室…

(老師)

不相信該孩子就是沒辦法跟班上其他同學一樣做到遵守班規,
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慢慢摸出引導孩子的方法,
為了貫徹公平(其實訂班規的目的在於訓練孩子遵守,所以教育的重點應在於以何方式訓練孩子可以逐步做到遵守班規啊),反而讓老師自己陷入「現在孩子越來越難教,家長越來越難溝通」的哀怨中。

沒搞清楚孩子與家長狀況,以致於不信邪地與之對衝,
最終就以「以為自己不能」的觀點,貶低自尊地工作(為了一份收入)

(家長)

不相信老師有願意好好照顧自己孩子的心,
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慢慢安撫情緒不穩的老師,
為了不讓孩子處於無能老師的班上,於是便想辦法串連家長要老師改進,再不乾脆把老師逼走。

沒搞清楚老師與班上的狀況,只擔心自己孩子成了受害者。
結局若不如自己預期,同樣也以「以為自己不能」的觀點,乾脆將孩子轉離。

是誰說自己不能?

與其忙著要求改變他人而陷於對立,何不靜下來想想..